• 欢迎来到华企商学院!
  • 申请试用

华企商学院

日本海沿岸表里乾坤

发布:华企商学院   |   原版   |   发布时间:2018-07-11

  万一发生瘫痪太平洋经济地带的巨大地震,日本的日本海沿岸地带能否担当起经济和救灾重任

  6月间发生的两件大事,12日的金特会和18日的大阪地震,再次把日本海沿岸地带的发展问题凸显出来。前者给这一地带的人们带来在和平环境中加强东北亚经济合作的些许希望;后者则如一面放大镜,让人担忧万一发生瘫痪太平洋经济地带的巨大地震时,日本海沿岸地带能否担当起救灾和经济重任。

  长期以来,相对于由东京、名古屋、关西等大城市群构成的太平洋经济带,日本从山口县到青森县漫长的日本海沿岸地带,无论在经济体量、人口还是发展速度上,都要逊色很多。

  从几十年前政要们提出“列岛改造论”(田中角荣)、“田园都市国家构想”(大平正芳)等发展方略,到作为国家战略的历次全国性国土开发/形成计划,振兴日本海沿岸地带,一直都是日本人的一个梦想。

  几十年来,这一地带仍然在为摆脱人口过疏、产业不振的困境而努力。梦想与现实、希望与失望、前行与彷徨并存交织,构成了当今日本海沿岸人们生活的真实写照。物换星移,不知不觉间,东北亚,又或称环日本海国家的发展,这一地区国际形势的变化,成为影响这一地带振兴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船东北启二的生活

  6月12日,北启二的“宝福丸”号渔船于晚上七点半离开两津港,向佐渡岛东北部海域驶去。“宝福丸”通常在夜间作业,捕捞北国赤虾(甜虾)。白天,北启二从电视里看到了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新加坡握手的直播。

  “能够坐下来交换意见,有利于世界和平。希望这次会谈能造福世界人民吧。”北启二说。

  北启二其实并不特别关心这种国际大事。虽然朝鲜曾试射导弹,“但我们这儿不紧张,没啥直接影响。倒是政府拉的警报声很吵人。”他笑着说。

  “宝福丸”每月出海十次。除七、八两个月禁渔期外,一年有十个月出海。通常夜间作业,第二天早上九点左右回港。北启二不随船出海,他的记忆里最近一次出海是在四十年前,和船长老爸去过一次。

  北启二不是真正的渔民,他是船东。这条排水量15吨的“宝福丸”是父亲留给他的。“我真的是小本买卖啊,就经营一条船。”这话强调了好几遍。他雇了一个船长,四名船员。

  北启二今年57岁,55岁之前一直在市政府工作。他父亲在世的时候,既是老板又是船长,“那会儿船员比现在还多一两个。夏季还捕捞太平洋褶柔鱼。但现在捕捞太平洋褶柔鱼是门亏本生意,我放弃了。”父亲82岁那年放下了渔事,两年前92岁时去世。父亲去世后北启二便从市政府提前退休,接掌了父亲的“宝福丸”号。

  北启二的船通常在佐渡岛东北角离岸5海里的地方捕捞甜虾。这种虾生活在日本海水深500米左右的地方。晚上,船工们用长长的绳索把虾笼放进深海,绳索长达两千米。他们捕虾的地方,水浅点的有350米,深的达到600多米。

  不论是捕鱼还是捕虾,都要获得政府颁发的执照。捕捞甜虾得有新潟县政府发放的执照才行,佐渡有这种执照的渔船只有8艘。除甜虾外,最多就捕捞一些贝类和螃蟹。

  第二天早晨,“宝福丸”将捕到的虾直接送到新潟市中央水产批发市场出售,这个市场以拍卖形式交易。有一部分被送到佐渡市水产市场,那里同样是拍卖交易。

  在市场交易要缴拍卖成交额5.5%的手续费。“我还隶属于佐渡渔业合作社,要交会员费,加起来大概合(出货额的)8个百分点吧。”北启二说。

  “宝福丸”这次出海的成果为150公斤甜虾。这条船一年甜虾的捕获量,大概在10到12吨之间。

  北启二说他还够不上日本人均收入水平。他给我们算了笔账:燃料等各项渔船运营开支,加起来约700万至800万日元。船长和船工5个人,工资在1500万日元左右。加上各种杂费等,一年成本得小3000万日元。

  “二战刚结束时佐渡这边没什么工业,人们没工作,没吃的,好多人便下海捕鱼。当时大家生活水平都很低,渔民相对来说还能挣点钱,算是不错的行当。而且,战争时大家都不捕鱼,所以战争刚结束那会儿能捕到好多。战后10年到20年,佐渡的渔民生活属于不错的。现在可不是了,渔民属于生活水平较差的。”他说。

  从数据上看,佐渡岛水产业虽然在“农、林、渔”中垫底,但近些年基本上保持平稳,在佐渡市GDP中的占比一直在1.3%到1.4%的水平。不过,北启二和陪同我们采访的佐渡市政府水产振兴股股长鸿江幸宏都感觉近年来佐渡市渔业下滑很严重,捕获量减少了三分之一。

  鸿江幸宏和北启二介绍,市政府为了振兴水产,为渔民提供了各种援助。如在捕获量大幅下降时,给渔民发放临时救济金。渔船坏了,政府承担部分维修费。佐渡属于离岛,渔民向岛外出货时,可以获得由市政府提供的运费补贴,自己只需承担20%,政府承担80%。

  “渔民越来越少了,老龄化也越来越严重。捕获量下降与这有关。由于人手不足,有些渔民想扩大规模也扩大不了。还有一些渔民不打算让下一代继承了。”北启二如此感叹。

  理想计划与骨感现实

  与佐渡岛隔海相望的是新潟市。

  站在新潟市信浓川入海口附近的万代岛大厦楼顶,可以远眺日本海。这里距中国吉林省珲春市900公里,俄罗斯海参崴830公里,韩国釜山950公里。

  新潟是日本海沿岸地带中心城市之一,其东北方向,沿日本海依次排列着山形、秋田、青森三个县。西南方向,有富山、石川、福井、京都(北部)、兵库(北部)、鸟取、岛根、山口等府县。这一地带包括了日本人口密度最疏、经济发展最靠后的几个县。经济最好的新潟县,其GDP在全国也只排第14位(京都和兵库只有北部地区靠日本海)。人们曾把“面向世界”的太平洋沿岸地带称为“表”,而把日本海沿岸地带称为“里”。“表”“里”之间,经济差距有天壤之别。

  设在富山县的日本海沿岸地带振兴联盟提供的材料描述了20世纪60年代这一地带的概况:环境、气候条件恶劣,山脉隔绝了与太平洋沿岸的来往;产业用平地面积狭小,产业落后且门类少;战后长期受美苏冷战格局影响,两个阵营隔海对峙,贸易往来中断。

  而战后太平洋沿岸地带则抓住了世界经济全球化的机遇,成为资本、劳动力、技术的聚集地,高速增长初期国家公共投入也主要集中在太平洋沿岸的大都市。太平洋沿岸地带特别是三大城市群与日本海沿岸地带的差距越拉越大。

  在石川县金泽市,北陆大学经济经营学部教授李钢哲接受《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采访时说,日本经济高速增长时代,除带来太平洋经济带的繁荣外,也形成了东京“一极集中”而广大地方相对落后的局面。日本海沿岸各地差异很大,北陆几县和新潟县因为传统产业发达,比较富裕,山阴和东北几个县则相对落后。

  以20世纪70年代初田中角荣的列岛改造论为标志,日本开始加大对日本海沿岸地带公共基础设施的投入。在国土规划上,日本从20世纪60年代初至今,共推出了7次全国综合性国土规划(前5次为国土开发计划,后两次为国土形成计划),对全国经济社会发展谋篇布局,把解决东京“一极集中”、加快地方发展问题列为重要课题,试图解决人口和产业大都市“过密”、地方“过疏”问题。

  在日本近20年制定的《21世纪国土宏伟蓝图》(1998,以下简称“五全综”)、第一次《国土形成规划》(2008,“六全综”)、第二次《国土形成规划》(2015,“七全综”)中,可以看到,日本海沿岸地带的开发、利用和维护被日渐明确地提上议事日程。“五全综”提出要在太平洋经济轴之外,打造一条日本海国土轴。“六全综”提出建立数个超越都道府县行政区划的广域地方圈,整合交通基础设施,增强从日本海到太平洋国土开发利用的一体化,促使这两个沿海地带整体发展。“七全综”则提出打造“对流促进型国土”,即通过促进不同地方、城市和乡村、本国与海外的人、物资、资本和信息的双向流动,来增强地方活力和创新,构建“紧凑型+网络型”多层次、有韧劲的发展格局。

  国土交通省国土政策局综合计划课长木村实说,这些年日本的高速交通网络建设持续取得进展,对人和物的流动产生很大的影响,并对地方产业开发、生活环境、防灾对策等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作出了贡献。特别是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太平洋沿岸基础设施遭到严重损坏,凸显出加强日本海·太平洋两面国土之间的联系与合作的重要性。不仅是发生灾害时,平时也应通过港湾、机场、高速公路的联网,提高日本海沿岸和太平洋沿岸国际物流的效率。

  不过,环日本海经济研究所调查研究部部长新井洋史等许多研究者和地方人士都认为中央政府在这方面说得多做得少。新井洋史说:“发展日本海沿岸地区的口号提了几十年,田中角荣时代就已提出,东日本大地震后又有强化。但只是提出了大的方向,没有拿出多少具体政策。”

  他认为,几十年来,日本海沿岸地带的基础设施建设得到了推进,从新干线通往新潟,到北陆新干线开通,以及连接两个沿海地带的若干条高速公路的建设等,都在一点点地推进。“但整个日本海沿岸地带并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

  与此同时,日本海对岸的东北亚国家特别是中国,近几十年里经济迅速发展,已成为日本可以合作乃至“搭车”的兼具经济规模和增长速度的巨量经济体。在这种背景下,加强同东北亚国家的经济合作和人员往来,成为日本海沿岸地带地方政府的明智之选。

  “地方政府还是很努力的,尽管程度不一样。新潟县比较活跃。”新井洋史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环日本海经济研究所的创立方是新潟县政府,现在每年相当一部分运营经费也来自新潟县。最近比较活跃的是鸟取县。鸟取县境港开通了连接韩国和俄罗斯的邮轮,每周一班。

  境港鱼中心的中文标识牌

  鸟取县境港市距新潟700多公里。

  境港为鸟取县西部与岛根县东部地区最重要港湾和著名渔港,与同县米子市、岛根县松江市、安来市、出云市等,构成了日本山阴地方的中心城市群。

  靠近码头的境港鱼中心里人来人往。境港的渔业在全国拿得出手的有三样:螃蟹捕获量得过全国第一,渔获量曾经全国第三,有黑色金枪鱼。

  鱼中心里一家挨一家的摊铺上,最显眼的海产品是又大又肥实的螃蟹,价格比东京便宜了许多。不少摊位上摆放着中文说明牌,上面写着“现在可以吃”“煮好了的螃蟹即食”等字样。显然,中国游客也成了这里渔业服务的主要对象。

  越来越多的外国游客搭乘周游观光船从境港入境。境港管理组合港湾管理委员会事务局长吉川寿明介绍,从2011年到2017年,这种周游观光船从年入港4次、1100人,逐年增长到年入港61次、66500人。2017年,共有14艘周游观光船停靠境港。皇家加勒比邮轮公司投入“海洋量子号”(16.8万吨)运营日本海航线,每次搭载4000名中国游客访问境港。哥诗达邮轮公司自2016年起推出停靠境港、舞鹤港、金泽港、博多港和釜山港的环日本海邮轮线路,2017年投入旗下新浪漫号邮轮运营该航线,4月至10月即停靠境港24次。2017年,诺唯真喜悦号邮轮成为首艘从中国出发停靠境港的邮轮。

  吉川寿明介绍,海空港口使境港与东北亚地区国际交流日益扩大。鸟取县与韩国江原道、中国吉林省、俄罗斯远东沿海地区、蒙古国中央县等五个地区,从1994年起每年都举行“东北亚国际交流与合作地方政府峰会”。这个峰会的一大成果是促成了日韩俄国际定期渡轮航线的开通。这一航线开通于2009年6月29日,给境港和周边地区带来了直接的经济效益:据统计,2017年约1.6万外国游客到港,经济带动效益约7亿日元。自航线开通以来,已有64个国家和地区的约22万人次利用了境港。此外,2017年有约100家企业以境港为出发港向海外运送货物。这条线路不仅提升了境港的经济影响力,还为鸟取县内企业开展海外贸易提供了坚实支持。

  鸟取县根据“大图们倡议”(GTI)在东北亚地区的“运输回廊”的发展也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果。近几年,GTI东北亚地方合作委员会会议决定利用日韩俄定期渡轮进行中俄国境试验性运输。这是GTI全面合作中需要解决的运输通道方面的问题。2016年10月,20个集装箱的木制品被装上日韩俄定期渡轮,沿牡丹江-绥芬河-海参崴-境港航线进行了试验性运输。

  “日本货物通过中俄边境进入欧亚大陆的运输,虽然仍面临前期准备、成本、通关手续简化等诸多课题,但必将大幅提高日本海沿岸地区在未来东北亚格局中的竞争力。”吉川寿明说。

  岛根的彷徨

  李晓东教授还记得他初到岛根的2005年的一个片断。

  “当时学校正准备与韩国、中国的大学联合举办一个东北亚研讨会。那天我在机场,看到新闻说与岛根县立大学有交流协定的韩国的大学宣布与县立大学断绝关系。”李晓东现为岛根县立大学东北亚地域研究中心主任。他回忆说,那一年,岛根县将2月22日立为“竹岛(韩国称独岛)之日”,引发日韩之间旷日持久的外交争端。

  岛根县和鸟取县同属西日本山阴地方。西日本中部为中国山地,山南为阳,处于太平洋经济带上,为日本经济繁华地带,山北为阴,为日本人口最疏落的地区,经济发展在全国靠后。

  “岛根有石见银山、出云大社等在日本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古迹。但除去渔业和农业外没有什么产业,以前经济上主要依靠公共投入,中央大量给钱。后来中央政府搞改革,缩小了公共开支规模。缺少了中央的支持,岛根县财政不断萎缩。这里本来人就少,全县才68万多人口,为日本最大的过疏地带。少子老龄化问题严重程度在全国数一数二。所以岛根县最大的课题就是如何振兴地方经济。”李晓东说。

  20世纪90年代,环日本海国际形势一度缓和,东北亚地区经济合作呼声高企。岛根县跟日本海沿岸其他县一样开展自治体外交,推进东北亚交流。日本海沿岸地带不少县或城市都成立了环日本海或东北亚地区研究机构,岛根县立大学在2000年建校后也立即成立了东北亚地域研究中心。

  但岛根县自己制定的“竹岛之日”条例,以及后来安倍政权连续几年派高官出席这个活动,使其对韩交流遭受巨大影响。加上中日关系在相当长时间里处于低潮,岛根县“向外看”的地方振兴方略被自己和国际形势捆住了手脚。

  李晓东、新井洋史、李钢哲等学者都认为,东北亚或环日本海地区经济合作,受本地区国际关系影响很大。新井洋史说,新潟县环日本海经济合作研究所成立于1993年,当时中国改革开放已搞了10多年。苏联于1991年解体后,俄罗斯也发生了转变。“我们还预测朝鲜也会逐渐转变。日本期待从20世纪90年代起环日本海地区的经济交流发生重大变化。”

  新潟县环日本海经济合作研究所成立后,25年过去了。这一地区的经济合作未能如研究者们所期待的那样取得进展。新井洋史认为其中的原因,一是朝鲜半岛紧张局势持续,朝鲜也未如他们想象的那样推进经济开放;二是环日本海地区的经济发展未如预期快,包括俄罗斯的远东、日本的日本海沿岸、中国的东北、韩国的东海地区等;三是这一地区国家之间双边关系摩擦不断,中日关系、日韩关系都是如此。对于东北亚地区国际关系与经济合作的症结,中国学者普遍认为,根源仍在于美国对西太平洋的战略考量未能摒弃冷战思维,而日本一方面亦步亦趋,另一方面又在双边、多边关系中受到国内右翼势力的掣肘。

  不过,新井洋史也认为,从整体看,东北亚地区特别是中国的经济这40年取得了显著发展。这对环日本海经济合作而言是个重大机遇。

  20世纪90年代,日本拥有资金和技术,中国拥有劳动力,蒙古国和俄罗斯拥有资源。当时研究者都认为,应该将各国的优势结合起来发展经济。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中国的资金优势比日本还明显,日本还有技术和市场,俄罗斯和蒙古国的优势未变,能够提供资源,还有就是可提供通往欧洲的通道。这和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可以结合起来。

  新井洋史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特地强调他们研究所的官方立场:必须扩大本地区的经济交流,维护本地区和平与稳定。当年的东西方冷战时期,环日本海地区分为两个阵营。双方对峙的情况下,难以往来。不能回到这样的时代。环日本海各国空路一个小时就能相互往来,必须进行交流,建立友好关系。

  “就我个人而言,20世纪90年代的合作热潮变冷后,着实令人遗憾。我的工作也面临困境。那么该怎么办呢?唯一的方法就是向更多的人呼吁开展环日本海经济合作的重要性吧。踏踏实实地向各种立场的人呼吁维护本地区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向釜山和长春的人呼吁增加贸易的重要性。我是依据不同群体的关切,向他们强调环日本海经济合作的重要性。”新井洋史说。

  他认为,东北亚经济合作的很多条件在发生积极变化。最近访日中国人数量增加备受关注,其实到访的俄罗斯人也在增加。和20年前相比,本地区人员往来和双边贸易都大为增加。中国、日本和韩国还大量进口俄罗斯的资源。从宏观层面看,本地区的关系已大为加深。在这种大背景下,如何使环日本海地区从这种取得巨大发展的交流中获益,是各国的课题所在。

  “对于日本海沿岸地带而言,中日关系改善很重要,中国很重要,中国东北很重要。中日关系若恶化,会带来各种问题。希望双边构建可以自由开展合作的关系。5月份李总理访日期间还举办了中日省长知事论坛。希望中日地方加强交流。”新井洋史说。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胡俊凯 沈红辉/日本东京报道

本网站资源由读览天下网站提供,所有版权解释权归读览天下所有 版权信息
标签

有华人企业的地方就有华企商学院 http://www.hq88.com

< >


粤ICP备08009054号-7 © All rights reserved 华企科技 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0001号

申请试用APPLY FOR TRIA

公司名称
联系人姓名
联系电话
QQ/微信
邮箱地址
推荐人(公司或个人)

您喜欢哪一类课程:

申请试用APPLY FOR TRIA

申请成功,等待审核

请输入公司名称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工作时间:

(周一~周六:8:30-17:30)

客服热线:400-700-7001

客服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