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华企商学院!
  • 申请试用

华企商学院

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中的动物乐园

发布:华企商学院   |   原版   |   发布时间:2018-06-29

  我们知道,非洲最大的草原,即最大的野生动物园就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边境,肯尼亚一方是马赛马拉大草原,坦桑尼亚一侧是塞伦盖蒂大草原。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我们对草原的第一印象,我想很多人都会选“一望无垠”这个词语吧!但是,如果你看见一片被群山“拥抱”的草原时,你能想象得到自己是站在一个火山口上面吗?

  火山口中的人间天堂

  火山分为活火山、休眠火山和死火山,而常见的火山口就算再大也不会大到以公里来计算直径。而在塞伦盖蒂草原的边缘,却有一个超级巨大的死火山口:南北长16公里,东西长19公里,深达610米,像一个巨大的深口盘子摆放在塞伦盖蒂草原的边缘。这个死火山口如今已经碧波荡漾、绿草如茵、绿树成林,成为了一个天然的动物乐园。这就是坦桑尼亚著名的恩戈罗恩戈罗自然保护区,闻名遐迩的国家公园。

  Ngorongoro,译作“恩戈罗恩戈罗”,其中的两个字母“N”并不发音,所以读起来其实就是“戈罗戈罗”;而当地人又习惯缩略发音,所以就被读成了“戈罗”。

  恩戈罗恩戈罗自然保护区占地8000平方公里,在其中心位置,有一座300万年前的火山,也就是今天的“主角”——恩戈罗恩戈罗火山。火山口方圆264平方公里,相当于中国香港面积的四分之一!经过漫长岁月的洗礼,火山口周围从一片不毛之地慢慢变成水草丰美的人间天堂,草原、森林、湖泊、沼泽等生态系统一应俱全。就好像是上帝在这里开了一家旅店,不断吸引着各种动物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到这儿定居,世世代代不再离去。

  高耸的火山口,对于往这里迁徙的野生动物来说,可是个大难题。尤其是体形巨大、行动不算轻快灵活的大象,我们很难想象本应长期生活在平原的它们是如何上山又下山,历经千辛万苦来到火山口的。

  不过,这种特殊的地形也很自然地解释了为什么恩戈罗恩戈罗国家公园里没有长颈鹿——这群高昂着头颅的大个子实在没有办法爬上高山再踱下山脊。但是,这里却是非洲稀有的可以看全“五大兽”的地方。我们都知道,来非洲要看“五大兽”——狮子、犀牛、大象、猎豹和水牛,据说只有非洲南部的纳米比亚才能看全,可是谁又能想到在东非这样一块动物的乐土上,“五大兽”在此快乐地生活着呢!

  除了“五大兽”,这里最多的动物种类是角马和斑马,这和塞伦盖蒂草原、马赛马拉草原的情况一样。角马和斑马成为恩戈罗恩戈罗国家公园两万多只大型动物方阵里的主要部分,当然,它们也是食物链里最底层的一环——一直都是狮子、猎豹、鬣狗等食肉动物口中的美味。角马和斑马都是群居动物,成群结队地觅食,散步的角马群或斑马群常常把游客的越野车堵在路上。

  有着“粉红心脏”的湖泊

  在火山口西南部的肯尼亚境内,有一个面积不大的盐碱湖——马加迪湖,湖水富含碳酸钙,湖底沉积有数米厚的天然碱,旱季到来时,湖边还会露出盐层。“Magadi”又被当地的马赛人叫作“Makat”,因为在马赛语中,“Makat”就是盐的意思。由于没有车道可以通往那里,游客只能远远地欣赏湖中美景。马加迪湖十分特别,一汪湖水的中心竟然有一个粉色的实心圆圈,与湖水的边缘形成同心圆。同行的向导让我猜猜那湖水为何是粉色的,我绞尽脑汁也答不出来,只能摇摇头。向导笑着解答说,那团粉色其实是一群栖息在水中央的火烈鸟。我突然想起来,我在肯尼亚的纳瓦沙湖边,就曾见到过几千只群栖的火烈鸟。

  火烈鸟又名红鹳,喜欢群栖在盐分较高的水域附近,以水里的藻类和浮游生物为食。火烈鸟的粉色羽毛并非天生,而是食物中的虾青素经过消化变成了粉红色,进而把火烈鸟的羽毛渐渐染成美丽的粉色。蓝天绿地、黄土碧水之间,却有一团生机勃勃的粉色,令人不得不赞叹大自然的神奇。

  藏身水下的大块头

  马加迪湖无法亲近,但是恩戈托克泉可以,这是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仅有的两处下车点之一。泉水的位置贴近火山口的内壁,这里相对安全,猛兽一般不会光临,游客可以下车休息甚至野餐。但是,水中的凶猛动物依然存在——几只河马在湖中悠闲地泡着澡,庞大的身躯藏在水下,只露出头部的一小部分,耳朵间或一动,似乎在享受这天地间的宁静。向导说,河马虽然看起来安静又憨厚,但对人类来说,它们是危险的动物,如果河马在岸上奔跑的话,速度比人类还快。几年前,就有一名游客因为过于靠近河马而被咬死。看来,这美丽的水景中还充满着危机,就好像马拉河里的鳄鱼一样,总是安静地等待着过河的角马,然后突然“亮剑”,迅速出击一举“拿下”猎物,打破这动态的平衡。

  树上长出长尾巴?

  在非洲野生动物园游览,最好的时段是清晨,因为大多数动物都会在此时出来捕猎。而到了烈日炎炎的中午,动物都开始避暑,一个个隐匿了起来,很难看到它们的身影,只能依靠经验丰富的向导帮助寻找那些“懒惰者”的蛛丝马迹。满山遍野的斑马和角马是最常见的,黑斑羚、转角牛羚、鬣狗和大象也能时不时遇到,但是犀牛、狮子和猎豹却很难寻觅其踪。来来往往的向导们驾着车,彼此交流着心得,分享着野生动物的观赏地点,再分散而去。突然,几辆车同时发动,朝一个方向疾驰而去,原来是有人用无线电通报了猎豹的位置,一时间,大家的兴致又高涨了起来。快到目的地时,车辆开始减速,然后井然有序地停在距离一棵树十几米远的地方。大家顺着向导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树上垂下来一根弯弯的尾巴——太阳太大了,猎豹正躲在树上睡觉呢。可能它早已习惯了游人如织的画面,所以对我们的到访并没有什么反应。大家不断调整着车的位置,希望可以看到猎豹的全貌。无奈的是,这棵树长得实在太茂密了,把猎豹遮挡得严严实实,大家也只能欣赏那条时不时摆动一下的尾巴了。

  不断移动的车辆,最终还是赶走了猎豹的睡意,只见它打着哈欠,慢慢地从树枝上站了起来。显然,它不准备出来晒太阳,要知道,当时可是摄氏30多度的高温,这时候出来耗费体力绝对不利于它在饥饿的时候对付下一个体形庞大的食草动物。

  没有天敌是好事吗?

  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较为封闭,外界动物不容易到此栖息,再加上狮子在此没有天敌,所以其种群数量并不多,也正是因为有限的种群数量,才刚好维持这个地区的生态平衡。但另一方面,由于狮子的数量一直没有提升,所以近亲繁殖的情况比较严重,这从动物进化本身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关于这一点,动物园管理部门目前也没有什么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

  自由自在的游牧人

  当地政府目前允许马赛人进入自然保护区放牧,身披红衣的马赛人成了保护区内一道独特的风景。

  马赛人是非洲东部的游牧民族,以放牧为生,以骁勇善战闻名。马赛人的战斗能力不俗,主要是因为马赛人的成人礼是单人杀死一头狮子,所以在东非草原上,三个马赛人就可以使狮群闻风而逃。马赛人并不狩猎,他们只吃自己饲养的牛,喝牛奶或者牛血,而且很多不断融入现代社会的马赛部落也摒弃了传统的弑狮成人礼仪式。允许马赛人在此放牧,对野生动物园来说不仅无害,还能增加游客数量,是一件双赢的好事。不过动物园管理者对马赛人的要求和对游客的要求一样,都必须当天离开保护区,不能一直停留在此。

  反思

  自然界的法则是物竞天择、优胜劣汰、弱肉强食,但自从人类社会进入高速发展阶段以来,这场生存竞争的结果就变得毫无悬念了。如果任由人类发展,其他物种恐怕会不断灭绝,最终造成生态失衡。值得欣慰的是,一个又一个自然保护区诞生了,动植物得以在此自由生长。但在自然保护区中,究竟应该加入多少人为因素,才能保持区域内的自然与和谐呢?这既是一个社会科学问题,也是一个自然科学问题,值得我们每个人深思。

  站在大自然创造的火山口动物园里,我感到人类的渺小与幸运;在与马赛人交流的过程中,我感到好奇又兴奋;在反思人类与自然的关系时,我感到压力与责任的重量。

  如果未来,你可以亲身感受这大自然带来的奇迹,希望也可以在我提出的问题中,得出自己应有的答案。

  文/姜灏

本网站资源由读览天下网站提供,所有版权解释权归读览天下所有 版权信息

有华人企业的地方就有华企商学院 http://www.hq88.com

>


粤ICP备08009054号-7 © All rights reserved 华企科技 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0001号

申请试用APPLY FOR TRIA

公司名称
联系人姓名
联系电话
QQ/微信
邮箱地址
推荐人(公司或个人)

您喜欢哪一类课程:

申请试用APPLY FOR TRIA

申请成功,等待审核

请输入公司名称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工作时间:

(周一~周六:8:30-17:30)

客服热线:400-700-7001

客服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