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监管新格局-金融博览·财富 18年5月下-商业财经-管理杂志-培训工具-华企商学院
  • 欢迎来到华企商学院!
  • 申请试用

华企商学院

保险监管新格局

发布:华企商学院   |   原版   |   发布时间:2018-05-16

  对于保险业来说,2017年堪称有史以来监管最为严厉的一年。

  在严监管下,保险业监管机构不断持续作为。据统计,2017年监管机构开出监管函37份,罚单逾900张,刷新了历年最高纪录。

  而2018年,随着银行、保险监管部门的合并,更有穿透力和更全覆盖面的新监管机构将进一步重塑保险业监管的新格局,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并为保险业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保驾护航。

  那么,保险监管新格局在哪些方面开始持续“发力”?

  严监管“大年”

  2017年是保险业监管“大年”,处罚力度加大。监管机构坚持“保险姓保,监管姓监”的原则,坚持强监管、防风险、治乱象、补短板,服务实体经济,充分发挥了保险在长期稳健风险管理和保障等功能方面的巨大作用。具体来看,2017年,保监系统处罚保险机构720家次,处罚有关责任人员1046人次,罚款约1.5亿元,责令停止新业务24家,撤销任职资格18人,行业禁入4人,监管力度空前。对比来看,2016年保监系统累计罚款为7836万元,2017年罚款金额同比增长超过50%。

  其中,责令停止新业务的处罚相当严厉,对保险机构的业务开展带来了巨大影响,但仅2017年就对24家保险机构进行了该项处罚,平均每个月2家,进一步折射出保险监管力度趋严。

  与此同时,监管短板得到逐步弥补,全年修订完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共26部,监管制度笼子更加严密。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全年,与原保监会相关有传播影响力的监管事项(含政策通知发布;内部会议、培训、调研、研讨班;外部论坛、会议等;媒体刊文、专访等)共135起。其中,政策通知76起、监管活动37起、外部活动12起、媒体刊文10起。

  而在上述135起监管事项中,涉及“风险防控”的事项最多,共19起,这也印证了监管层屡次提及的“将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风险放在首位”。此外,其他重点涉及的内容还包括险资运用、人身险治理、公司治理、监管改革等。

  另外,根据相关媒体梳理:2017年,原保监会公开披露37份监管函,比2016年的16份同比增长了131%。其中,有20份涉及公司治理问题、6份涉及产品问题、6份涉及电销不合规问题,另有涉及超业务范围经营、偿付能力不达标、资产类别调整、车险业务违规、投资管理问题各1份。

  特别地,原保监会2017年上半年开展的首次覆盖全行业的保险法人机构公司治理现场评估结果显示,原保监会先后下发了3批、19张监管函。被“点名”的公司主要存在三方面问题:公司章程与“三会一层”运作,内控与合规管理,关联交易管控。

  2017年,在保险回归保障本源的大背景下,从严监管贯穿始终,这不但没有影响保险业的发展速度,反而推动了整个行业市场环境的优化,回归保障“成绩单”亮眼。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保险业全年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约3.66万亿元,同比增长约18%;预计利润总额约2567亿元,同比增长约30%。

  可以说,在严监管背景下,保险业在新的更高质量上再次焕发出新的活力,而保险监管的新格局也正在逐渐形成。

  从“治理万能险”到“接管安邦”

  在严监管政策不断落地的同时,治理万能险和接管安邦保险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也显示出监管层发力严监管的信心和决心。

  ●治理万能险

  其实,在保监会出具的罚单中,比较引人关注的有两单。一是2017年2月24日,监管机构对前海人寿有关违法案件作出行政处罚:对时任前海人寿董事长姚振华给予撤销任职资格并禁入保险业10年的处罚;前海人寿合计被罚80万元,6人因违规利用保险资金的行为,合计被罚款56万元。

  二是2017年2月25日,监管机构给恒大人寿开具了一张行政处罚单,以违规运用保险资金为由,给予其限制股票投资1年的处罚,给予时任恒大人寿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刘浩禁止进入保险业5年的处罚,给予时任恒大人寿投资管理中心股票投资部总经理吕海龙禁止进入保险业3年的处罚。

  上述罚单表明,在保险行业迅速做大规模的同时,部分保险公司过度追求保费规模,不管期限长短、成本高低,收取保费远超投资能力和市场承受的范围,不少公司为了追求高收益,在投资方面频频举牌,以求获得高收益。一时间,万能险成为众矢之的。

  其实,万能险的快速扩张使得保险业抵御风险的能力大大下降。为了治理万能险所带给整个保险行业的潜在风险,2016年监管机构及时发布了《关于正式实施中国风险导向的偿付能力体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决定结束保险业偿付能力监管体系“双轨并行”的过渡期状态,正式切换为中国风险导向的偿付能力体系(以下简称“偿二代”),标志着我国多维度、分层次监管体系的建立。

  对比来看,在“偿一代”体系下,保险业以保费规模为驱动,对风险重视程度不足。而“偿二代”则在将定量资本要求细化为保险风险、市场风险、信用风险的前提下,增加了操作风险、战略风险、声誉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的定性监管要求。

  除此之外,2016年监管机构还先后发布了《关于规范中短存续期人身保险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完善人身保险精算制度有关事项的通知》《关于强化人身保险产品监管工作的通知》三份文件,强力收紧中短存续期业务。

  在治理万能险的监管政策不断“加码”的背景下,2017年,以万能险为主的投资型业务大幅收缩,保户储金及投资款本年新增6362.78亿元,同比下降50.29%。万能险占比逐步下降,这也使得保险业风险抵御能力稳步提升。

  ●接管安邦保险

  2018年2月23日起,监管层宣布对安邦保险集团实施接管,接管期限一年。同时,监管层利用保险保障基金向安邦保险集团增资608.04亿元。增资后,安邦保险集团的注册资本仍为619亿元。

  其实,安邦保险集团被接管,折射出安邦近年来快速发展所积累的弊端,以及对整个保险行业所带来的不良示范效应。

  近年来,安邦保险集团的金融版图不断扩张,资产呈现出几何级增长,其业务范围囊括了寿险、财险、意外险、健康险、养老险、银行和资产管理。

  以安邦人寿和安邦财险为例,安邦人寿2016年年度报告显示,安邦人寿与子公司合并报表后,总资产高达1.45万亿元,同比增长61%,安邦人寿2010-2016年总资产分别为5.05亿元、39.92亿元、81.42亿元、169.7亿元、1199.6亿元、9167.6亿元、1.45万亿元。而安邦财险2016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23.52亿元,同比增长39.05%,与其子公司合并报表后,2016年年底资产总额为7954.52亿元。2011-2015年这一数据分别为51.9亿元、897亿元、1463亿元、2088亿元、3500亿元。

  安邦保险的规模之所以增长得如此快速,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近几年开展的大规模海外并购活动。由于海外收购大多属于长期投资,短债长投、期限错配和流动性缺乏等风险发生的可能性都居高不下。

  更为严重的是,安邦保险集团并不仅仅是债务偿还能力受限的问题,而是其存在着违反法律法规的经营行为。其最主要的违法经营行为体现在安邦保险集团背后的股权结构十分复杂,存在虚假出资、循环注资等行为,导致出现高杠杆运行风险不断加剧的情况。而安邦保险集团的境外投资或早已碰触到了监管机构关于“保险资金境外投资不超过总资产15%”的监管红线。

  与此同时,险资在资本市场频频高调出手,对一些知名实体类上市公司频频举牌,特别是2016年的“宝万之争”,使得险资举牌成为资本市场的年度大戏,而这也最终引发了证监会、原保监会等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

  2018年1月,原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人民日报》刊发的专访中特别强调: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已经成为深化金融改革和维护银行体系安全的严重障碍,必须依法予以严肃处理。

  同月,在厦门召开的“保险资金运用贯彻落实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精神专题培训会议”上,原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的发言耐人寻味,他指出,必须深刻反思过去一段时间行业个别激进公司存在的问题,这些问题主要包括“个别公司股权结构复杂及公司治理失效,实际控制人凌驾于公司治理和内部控制之上”、“实际控制人挪用占用保险资金,自我注资、循环使用、虚增资本”、“个别公司非理性举牌和大肆跨境并购”、“有的公司激进经营和高风险偏好,把保险公司异化为融资平台,脱离保险保障功能”。

  尽管陈文辉副主席并未指出是哪些公司存在这些问题,但从安邦保险被接管事后来看,安邦可能或多或少都存在着这一系列问题。

  严监管时代到来

  其实,从上述安邦保险集团所暴露的相关问题来看,在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为第一要务的当下,在金融监管愈加严格的大背景下,安邦保险集团违规经营而蕴藏的风险必定会被监管部门所重视。

  实际上,在2016年金融业严监管工作开展以来,保险业也提高了监管力度。监管部门接连出台政策文件,规范保险业经营发展,尤其是近期相继出台的《保险资金设立股权投资计划有关事项的通知》《打赢保险业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总体方案》《关于加强保险资金运用管理支持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指导意见》和《保险资金运用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四份文件,均将监管矛头指向了保险资金运用上面。

  其中,《管理办法》在总则部分强调“保险资金运用应当坚持独立运作,保险集团(控股)公司、保险公司的股东不得违法违规干预保险资金运用工作”,这句话明确指向了近年来险资频频举牌等乱象以及乱象背后隐藏的公司治理问题。

  为了防范非理性举牌,《管理办法》明确指出,保险资金开展股票投资,分为一般股票投资、重大股票投资和上市公司收购等,监管部门会根据不同情形实施差别监管。而在公司治理方面,监管部门对保险公司股东违法违规干预保险资金运用等问题进行了规范。这些监管文件的出台强化了监管部门的监管职责,充分体现了“监管姓监”的本质。

  另外,安邦保险揭露出的严重问题还包括境外投融资业务的不规范。为加强境外融资业务监管,防范境外融资风险,2018年2月,原保监会与国家外汇管理局联手规范保险机构内保外贷业务,发布《关于规范保险机构开展内保外贷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剑指保险机构在资产全球化配置过程中出现的流动性风险、高杠杆风险和再融资风险等问题。

  《通知》的出台有利于完善保险资金境外投资监管制度,提升保险机构开展“内保外贷”业务的安全性和规范性。《通知》的重要原则是有效规范保险机构融资行为,切实防范融资风险。

  同时,在加强业务管理要求和健全风险管控机制方面,《通知》主要提出了五个方面的措施:一是将“内保外贷”业务纳入托管,境外投资托管人须遵循穿透原则,对境外投资项目进行估值和会计核算;二是明确融资比例和融资用途,保险机构在开展内保外贷业务实际融入资金余额不得超过其上季末净资产的20%;三是增加事前报告机制,单个投资项目融入资金在5000万美元(或等值货币)以上的,应当进行事前报告和评估;四是细化风险管控措施,保险机构应对内保外贷融入资金所投资的项目进行全面详尽的尽职调查;五是明确禁止行为,从严要求保险机构所投资的项目及其底层资产不得违反国家宏观调控政策、产业政策和境外投资政策等。

  就在2月24日,原保监会网站还公开了下发于2月11日的三道监管函,涉及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新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三家机构。上述三家机构均在境外投资业务中违反了《保险资金境外投资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中关于可投资国家或者地区的相关规定。

  其实,随着国家监管政策和战略规划的清晰,海外投资应该越来越谨慎。尤其是2017年8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指导意见的通知》之后,保险资金也应积极关注并精准识别境外投资中鼓励开展、限制开展和禁止开展的项目,在符合监管框架的前提下开展海外投资业务。

  此次安邦集团被监管机构接管,可以看作是保险行业溯本清源、重塑保险监管的重要标志,保险业严监管的时代也已经到来。

  (作者单位:中国工商银行总行投资银行部研究中心)

  文/王志鹏

本网站资源由读览天下网站提供,所有版权解释权归读览天下所有 版权信息
标签

有华人企业的地方就有华企商学院 http://www.hq88.com

< >


粤ICP备08009054号-7 © All rights reserved 华企科技 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0001号

申请试用APPLY FOR TRIA

公司名称
联系人姓名
联系电话
QQ/微信
邮箱地址
推荐人(公司或个人)

您喜欢哪一类课程:

申请试用APPLY FOR TRIA

申请成功,等待审核

请输入公司名称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工作时间:

(周一~周六:8:30-17:30)

客服热线:400-700-7001

客服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