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华企商学院!
  • 申请试用

华企商学院

日本陷入“低欲望”社会

发布:华企商学院   |   原版   |   发布时间:2018-05-16

  日本著名管理学家大前研一写过一本《低欲望社会》,副标题叫“胸无大志的时代”,他在这本书里感叹道:日本年轻人没有欲望、没有梦想、没有干劲,日本已陷入“低欲望社会”。

  所谓“低欲望”社会,是指无论物价如何降低,消费都无法得到刺激,经济没有明显增长;银行信贷利率一再调低,但30岁前购房人数依然逐年下降;年轻人对于买车几乎没有兴趣,奢侈品消费被嗤之以鼻;“宅”文化盛行,一日三餐因陋就简。

  “低欲望”社会的最大表现:

  不婚不育

  日本当下面临的最大问题,可能是出生人口减少和人口高龄化问题。

  在日本有过两次生育高峰,第一次是在1947-1949年,第二次是在1970-1975年,这两次的生育人数在260万人和200万人以上,被称为“团块时代”和“小团块时代”。

  团块时代出生的人经历了战后的高速发展期和经济泡沫期,这些人现在都在70岁左右的高龄。而“小团块时代”出生的人则在大学毕业就职高峰期恰好遇到了日本经济泡沫破灭,面临就业困难的问题,为了生存不得不调整知识结构,进入各种领域重新奋斗。这些人目前在40岁以上,仍然在各个企业中扮演中坚角色。

  然而在此之后,日本一直没有新的生育高峰形成,人口逐年递减。

  日本厚生劳动省2017年12月22日公布的人口动态统计数据估算值显示,2017年日本新出生人口数仅为94.1万人,创下有统计数据以来的最低值。同时,2017年新婚情侣数为60.7万对,也创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新低。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最新的估算数据,日本少子化现象已日趋严重,人口正在加速减少。此外,日本的“不婚族”也呈上升趋势。

  日本厚生劳动省下属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2016年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5年,50岁仍未结婚的人口比例在日本男性中约为23.4%,在女性中约为14.1%,刷新比例最高纪录。

  这份调查报告把这项比例定义为“终生未婚率”。这意味着,日本男性平均每4人中就有1人、女性平均每7人中就有1人终生未婚。

  不婚也就意味着不用买房。日本传统的“买房安家”观念正在被年轻人抛弃,选择租房生活的人越来越多。

  日本内阁府2015年发布的《住宅生活相关民意调查》显示,61.5%的被访者说“想要买房”,13.4%的被访者称“总体上来说想要买房”,共占总人数的74.9%。这意味着约四分之一的日本人认为不买房也无所谓。这一比例在20岁至40岁的年轻人中更高。

  不买房、不结婚、不生育、甚至不出门,近来收视率较高的日剧《东京白日梦女》《我不是结不了婚,只是不想》和《不求上进的玉子》中的人物多少折射出当今日本年轻人的面貌——可以说,日本社会在这一风潮中已全面“沦陷”了。

  “低欲望”社会的成因

  除了对寻找伴侣和养育后代失去欲望,日本人的低欲望还表现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首先是意识的转变。

  这一代日本年轻人在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出生的时候,他们的家庭经济条件已经很优越了。泡沫经济崩溃让一些企业倒闭,但整个日本社会的发达和便利程度还是很高的,交通便利、设施完善、文化产业发达。所以,这些孩子是无忧无虑生长起来的,他们不为衣食发愁,更加重视自己的内心感受,注重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而不是像父辈那样,做“企业战士”,牺牲掉自己的家庭幸福,为企业奉献,他们已经不太认同这种价值观了。现在很多日本年轻人认为,为了获取社会的认可,牺牲自己的个性为公司而努力,从而得到富裕中产阶级的生活,这样的价值观简直庸俗到“令人作呕”。

  同时,日本在文化上对于欧美文化是崇拜和模仿的,随着硅谷精神的崛起,简素的生活,回归生命本质的探索,自我意识的觉醒,使得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成为日本年轻人中的一种主流。

  开一间小面包房,做一个与众不同的发型师,比在大公司爬格子要酷得多;做一个时尚设计高手,开自己的事务所,或者电脑开发从业者,做自由职业者,自己签约而不是受制于公司的固定上下班制度,都是一些流行的个性表现。

  当个性渐渐高于共性,对于比较也自然会渐渐失去兴趣,那些奢侈品的消费变得毫无意义。

  其次是日本泡沫经济的破灭和高房价的崩塌,对很多年轻人有极大的影响。

  很多日本年轻人的父辈一般是结婚时先租房住,有了孩子再按揭买房,等到差不多退休的时候还清贷款,房子才真正属于自己。80后、90后觉得这样的人生很辛苦。他们的父辈很多都是在高价位时买的房子,后来没有涨,甚至跌了,房子本身没有什么投资价值。现在的年轻人更喜欢繁华的都市生活,不愿意去郊区买房。哪怕在繁华的地段租一个很小的房子,能享受现代化的时尚的都市生活,他们就已经很满足了。

  最后是日本的社会文化的独特性。

  从上世纪80年代之后,日本出现了“御宅族”,就是喜欢宅在家里玩游戏、上网、看动漫、科幻小说,这些人沉迷自己的兴趣爱好,这种年轻人已经形成了庞大的圈子,并形成了一种社会文化。

  此外,日本社会秩序井然,人与人之间客客气气,很少有摩擦纠纷,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日本社会太强调同一性,日本人太压抑自己,人际关系太过疏远,每个人都太在意别人怎么看待自己。比如说,现在年轻人谈恋爱的时候,很缺乏勇气表白,我们以前觉得日本人很开放,在中学就谈恋爱、同居。实际上不是这样,他们的内心越来越敏感,过分在意别人的感受,很怕受伤害,导致行为上瞻前顾后、畏手畏脚。

  日本社会的危机

  从社会经济发展层面而言,“低欲望”社会难以称得上是一种健康现象。它甚至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冲击整个产业链条,令社会陷入危机。

  低出生率带来的第一个问题,是劳动力严重不足。

  在目前日本社会的氛围下,人口老龄化、少子化现象可能会愈演愈烈,加剧日本劳动力不足和消费萎靡问题。尤其在日本有一个独特的情况,女性婚后就业率很低,因此实际劳动力更加少。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今年提出税制改革,鼓励女性就业,然而社会对此反应冷淡,因为只是推进女性就业,所要解决的育儿设施的增加和福利补贴没有跟上。

  “不婚族”的增加会导致家庭消费的减少,不愿生子同样会使婴幼儿产品没有市场。从长远看,不愿生子还意味着人口减少趋势难以得到缓解,潜在的劳动力和消费层也就会减少。

  第二个现实的问题,是消费力萎缩。

  除去“不婚族”的年轻人,其他的日本年轻人也都习惯了“简朴”生活,这无疑会给日本的经济消费带来打击,例如很少有年轻人考虑买房、买车,长此以往,日本的房地产业、汽车行业和家电产业等将会面临巨大危机。

  新技术、新设计以及各种时尚潮流的消费对象是年轻人,然而随着年轻一代数量的逐年递减,消费趋于饱和。相反,面向高龄阶层的消费品开发似乎成了新的热点,但高龄阶层对于时尚等消费能力有限,能够开发的产品集中在一些未来疾病和护理等方面。

  为了缓解这一问题,日本政府正出台各种政策鼓励生育和鼓励更多女性进入职场。日本政府甚至还在考虑向高收入单身人士收取“单身税”,以调节这一群体和有孩子需要抚养群体的实际收入差距,促进税收公平。

  第三个现实问题,是教育危机。

  日本的教育资源并不缺乏,但是学校对于学生的教育和管理作用有限。作为一个传统文化和西方外来文化混合的社会,日本教育处于两难境地。

  在日本,统一的应试教育依然占主导地位,追求精英教育的父母督促孩子去上各种私塾补课。另外,孩子对于老师的权威嗤之以鼻,对于父母传统的生活态度感到虚幻,很多年轻人认为:人生如同是在一个轨道上,还没有进入轨道,就已经知道轨道那头的结果。

  “团块”那一代,仿佛是造就了一个人生的模式,在学校做优等生,进入一流大学学习,然后进入一流企业就职,在企业的升职阶梯中一点点往上爬,直到退休。而女性则是一流大学加一流企业,再找个优秀男人结婚,做全职太太。当父辈要将这个模式套入下一代,对于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人或许还有一些吸引力,因为虽然日本的经济泡沫破灭了,但依然是世界第三大经济强国,而对于之后出生的80后、90后则没有任何吸引力。因此,日本很多年轻人失去了奋斗、好学的精神,长此以往,很多日本人担心未来精英群体会逐渐减少。

  日本的“低欲望”社会并非短期内形成的,因此,扭转这一现状也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实现。日本的“低欲望”社会未来会如何,我们不得而知。

  文/杨栋

本网站资源由读览天下网站提供,所有版权解释权归读览天下所有 版权信息
标签

有华人企业的地方就有华企商学院 http://www.hq88.com

< >


粤ICP备08009054号-7 © All rights reserved 华企科技 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0001号

申请试用APPLY FOR TRIA

公司名称
联系人姓名
联系电话
QQ/微信
邮箱地址
推荐人(公司或个人)

您喜欢哪一类课程:

申请试用APPLY FOR TRIA

申请成功,等待审核

请输入公司名称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工作时间:

(周一~周六:8:30-17:30)

客服热线:400-700-7001

客服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