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需要政治的伊斯兰教

0
新闻人物 |   中国新闻周刊     00   2017-04-21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已经把可能将穆斯林兄弟会认定为恐怖组织的行政命令束之高阁,实际上,他应当永远抛弃这项命令。对抗全球圣战主义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需要一个包容性的政府——它能够代表阿拉伯世界绝大多数虔诚的穆斯林团体。

  可以肯定的是,穆斯林兄弟会并不总能充分体现民主价值观。例如在埃及,默罕默德·穆尔西总统的政府将民主制度理解为赢家通吃的方案,并因此在执政一年多后即被推翻。但是,如果因为有这样的缺陷,就排斥合法的宗教政治选择,那只会强化圣战分子在招募人员时所进行的宣传,即暴力是推行改革的唯一途径。在2013年政变后,穆尔西的继承者塞西对穆兄会采取了零和策略,当时就造成了这种局面。

  在为伊斯兰政党留出政治活动空间的情况下,事实表明,他们往往有能力抓住机遇,宣传政治参与比暴力活动更好的观点。而且事实上,包括穆斯林兄弟会在内的伊斯兰政党也在几个国家开展合法的政治活动——这些活动往往会促使他们软化自己的观点。

  政治和宗教不同,它不是一种永恒的真理,而是一种合理的算计。要想实现有效管理,人们必须与包括世俗和自由党派在内的政治势力建立联盟。有鉴于此,政治参与自然而然地会推动政党向温和的方向过渡,我们在阿拉伯世界里一再看到这样的现象。

  在摩洛哥,当1997年正义与发展党(PJD)进入政界时,其选举平台的核心曾是“伊斯兰化”的。同样,突尼斯的恩纳达(复兴)党最初诞生的背景,是伊朗革命传统和赛义德·库特布等20世纪50年代著名穆兄会理论家对西方价值观的激进的伊斯兰式批判。

  但正义与发展党和恩纳达党分别于2011年在各自所在的国家上台以后,多年来一直缓慢地走向温和化,甚至世俗化。他们为适应文化多元主义和言论自由等世俗民主的关键宗旨而放弃了强调某些极端原则。

  2003年,为应对卡萨布兰卡的一次恐怖袭击,正义与发展党与缔造该党的宗教运动之间出现了明显的裂痕,从而宣布无条件放弃暴力活动。与本来可能非常乐于将这样一次袭击归功于自身的圣战团体不同,正义与发展党希望明确地告知外界,它既未策划也绝不容忍这样的行动。2015年,恩纳达也将自身从宣传宗教价值观的运动中分离出去,成为一个遵守政治游戏世俗逻辑的政党。

  有批评者认为,这些党派不过是在战术上装装样子而已,这些批评当然也没有完全说错。但这种战术举措有可能带来战略甚至意识形态方面的转变。事实上,一旦从宗教教条的制约中分离出来,上述两党的政治分支都主动寻求脱离原教旨主义的伊斯兰教。

  参政同样对埃及的穆兄会产生了温和的影响。在穆尔西担任总统期间,他尊重埃及与以色列的和平协议,甚至在2012年协调以色列和哈马斯冲突停火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上述举措显示了他坚决维护埃及作为地区稳定力量的决心,这些行为也意味着他拒绝在自身意识形态的驱使下走向极端的外交政策。

  在阿尔及利亚,伊斯兰教徒在20世纪90年代毁灭性的内战失败后缓和了自己的政治立场,并因此走上了一条稍有不同的道路。虽然内战的记忆正在逐渐消失,但叙利亚和利比亚冲突的教训,再加上与和平社会运动等伊斯兰党派的政治接触,足以促使多数阿尔及利亚年轻人脱离圣战。

  就像政治参与会鼓励温和一样,政治排斥也可以强化激进。以哈马斯运动为例,它并不是一个全球圣战运动,而是一个在加沙地带实行铁腕统治且不容许任何质疑的民族主义伊斯兰机构。

  有人可能会说,国际社会拒绝承认哈马斯在2006年选举中获得的胜利妨碍了该运动逐渐走向缓和。毕竟,与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这样的全球圣战团体不同,哈马斯对以色列采取的策略往往更为缓和,虽然它的这种策略往往以非常隐晦的方式表现出来。

  即使在未获政治承认的情况下,据报道,哈马斯同样决意发布一项删除现行宪章中疯狂反犹太内容的新宪章。仍有理由相信,哈马斯可能接受两国方案,并宣布从穆斯林兄弟会中独立出来,以促成与埃及和其他主要阿拉伯国家关系的缓和。

  封锁只会激起更多的极端主义和战争。在公共领域为伊斯兰教的良性表达创造空间对打败全球圣战主义至关重要。只有当打击圣战主义的战斗从战场转移到政治领域,阿拉伯社会才能逐步走向更加安全和繁荣的未来。

  文/索洛莫·本·阿米

  以色列前外交部长,现为托莱多国际和平中心主任,著有《战争伤疤,和平伤口:以色列-巴勒斯坦悲剧》

本网站资源由读览天下网站提供,所有版权解释权归读览天下所有

免责声明: 1.华企商学院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华企商学院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华企商学院",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华企网商学院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华企商学院编辑修改或补充。

赞一下 0人点了赞
分享

猜你喜欢

评论(0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登陆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

最新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