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问了老师什么问题呢?”

0
新闻人物 |   中国新闻周刊     270   2017-01-11

引言:中国的孩子们自小就被要求“学学学”,而以色列的孩子们自小就被鼓励“问问问”,终于把以色列的教育“问”成最成功的典范

有个会用微信的以色列外交部工作人员,成了我的洋闺蜜。她儿子18岁了,就要中学毕业去服兵役,但现在放学回家,她还总爱问身高195cm的儿子,“今天问了老师什么问题呢?”不只是我这个朋友把她的孩子这样从小问到大,以色列的父母都习惯这么问孩子。

她告诉我这么问是有来源的,犹太圣经里有四个孩子,按照智力水准来排序,不会问问题的孩子排老末。孩子们自小就被鼓励“问问问”,终于把以色列的教育“问”成最成功的典范,全国仅只800多万人口,就有10位诺贝尔奖得主。论人均专利项目数量,以色列能进入全球前三甲。以色列教育经费从70年代起,一直占以色列GDP的8%以上。

在以色列看了场现代舞,留下的最深刻印象,居然是女演员们的腿是粗壮的。这么粗的腿,断然不可能出现在中国的舞台上。以色列舞蹈演员们的样子,才是青春原本该有的模样。

以色列年满18岁的男孩要服兵役3年,女孩2年。现役部队只有约18万人,但全民紧急动员,就可达到60万人。在工程技能的培训中,解决问题的文化润物细无声地传达出来:坐而论道和纸上谈兵是不受待见的,埋头苦干解决实际问题才是备受推崇的。“有了点子,就要做出来”,这是在以色列一定会听到的话。

一个以色列工程师发现,自家院子里的植物个头都比邻居家的大,原因是自家的水管接头处一滴一滴在漏水。赫赫有名的滴灌法就被善于问为什么、想了就做的工程师发明出来了,现在百余个国家都在推行。

有人向一个大学教授讨教,希望能解决马路上狗粪的难题。拿这种问题问教授,似乎大材小用,但是教授并无不屑,很认真地开发出一种产品,狗粪消毒除臭只需几秒钟。我甚是汗颜,身居高校,高不成低不就,没解决什么切实的问题,给一个公司做过榨菜丝,人家还嫌味道不对。

请看这些有趣发明,心脏骤停,大脑受伤怎么办?于是就有了快速为大脑降温的便携式设备。想吃自己种的菜,没时间怎么办?自动养殖新鲜蔬菜后还能一键制作蔬菜汁的胶囊机就出炉了。想体检又害怕辐射怎么办?能减少八成辐射量的CT机面世了。据说,新一代苹果手机,正在以色列紧锣密鼓地革新,期待能给果粉以惊喜。

这些或小或大的、想到就做出来的好主意,成就了以色列风生水起的创业公司,整个欧洲加起来的创业公司总数,也就和以色列打个平手。

我问一个正准备卖公司的小伙子,为什么刚崭露头角就要卖,为什么不做大做强?他说开价一亿美金呢,很难拒绝。真实原因主要是创业者们量体裁衣,知己知彼。以色列市场体量仅只丁点,加之拓展国际市场又非自己所长,索性该卖即卖,得来的钱继续去做自己擅长的研发。

在希伯来大学拜见了因博弈论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奥曼教授,他的谈话有两个关键词,一个就是“匹配”,最合适的就是最好的。如此说来,以色列的科技之所以强大,就在于各种匹配吧,对自身和世界准确定位的匹配。

86岁的老人家睿智幽默,他说创新不是形式的简单改变,一些所谓的创新,只是让人变得不方便的形式变化,并没有解决实际问题。好比一个用惯了的茶杯,硬是从圆的变成方的,只是不好拿了,不能算创新。

他的另一个关键词是“坚持”。哪怕从博弈的角度看,朴素的坚持,还是比自以为聪明的不断变化,赢面大一些。照此分析,以色列的科技之所以强大,在于持之以恒的坚持。

在去以色列之前,我问驻华的马腾大使,我去以色列该带什么好东西回来呢?他说最好的是以色列人大脑里的智慧。这一行,我试着做一个喜欢问问题,有智慧的好孩子。不过,在智慧之外,我还看到了夹缝中求生存的顽强。

  文/朱毅

  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本网站资源由读览天下网站提供,所有版权解释权归读览天下所有

免责声明: 1.华企商学院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华企商学院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华企商学院",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华企网商学院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华企商学院编辑修改或补充。

赞一下 0人点了赞
分享

猜你喜欢

评论(0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登陆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

最新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