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抄袭举报处:网文圈纪委

0
新闻人物 |   中国新闻周刊     1680   2017-01-10

引言:  网文圈像一个酱缸,抄袭二字在那些热门IP和热门作者身后时隐时现。一群热爱网络小说的网友自发组建了一个名为“言情小说抄袭举报处”的组织,他们希望能用证据揪出那些抄袭者。但事情远未像他们当初想象的那样简单

坐在宿舍的架子床上,撑起小桌板,打开网络言情小说《锦绣未央》,在一堆五颜六色的荧光笔中拿起一支,开始涂色。

从大一到大三,网友在青已经不记得她有多少个夜晚是这样度过的。和同宿舍的女同学相比,在青的大学生活比较单一,白天上课,晚上和假期都用来“扒”《锦绣未央》了。

每个月她需要在生活费里拿出不小的一笔花销用来买各色荧光笔,作为“言情小说抄袭举报处”的一名主力志愿者,看着那被自己涂得五颜六色的小说页面,在青用一个字“爽”总结了自己的感受。她记得,自己长这么大,也就高三那年这么认真地涂涂划划过。

网友小言是在青的“领导”,二人从未见过面,结缘于网络,因反抄袭的共同目标和抄袭举报的一致行动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小言是新浪微博账号“言情小说抄袭举报处”的主要管理者之一,她在以在青为代表的反抄袭志愿者当中颇有号召力。在小言的组织下,在青和她的二十几名“友军”一起,花了三年多时间,在2016年年末之际,终于完成了270万字的《锦绣未央》全部六册书的调色盘工程。

所谓调色盘是指把《锦绣未央》中有抄袭之嫌的文字和被《锦绣未央》抄袭的原作内容进行对比的表格。两本书中或相同或相似的内容被标注为同一种颜色。

“做了那么久了,还是看不到尽头”

经过对比,在青发现《锦绣未央》的开头部分与小说《身历六帝宠不衰》(下文简称《身历》)开头部分的背景描写高度重合,且后者的发表和出版时间均早于前者。有一段最让她无语,她说完随即调出原文对比给《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看。

《身历》的原文:

  “你看你看,那个公主又来洗衣服了呢。”

  “好可怜啊,你看她穿的,还不如我们呢。”

  “她真的是公主么?怎么没见有哪个皇亲来见她啊?”

  “哎呀,你不知道吗?她是不祥之人啊。皇族忙着把她送出来,就是不想见她啊!”

  “哎哟哟……这个公主当的,还不如没有公主的身份呢。要是我啊,还不得气死!”

《锦绣未央》原文:

  “你看你看,那个千金小姐又来洗衣服了呢。”

  “好可怜啊,你看她穿的,还不如我们呢。”

  “她真的是丞相千金么?怎么没见有哪个大官来见她啊?”

  “哎呀,你不知道吗?她是二月生的啊,相士说她克父呢!人家忙着把她送出来,就是不想见她啊!”

  “哎哟哟……这个小姐当的,还不如咱们这种村姑呢。要是我啊,还不得气死!”

“连语气助词都一样,我都不好意思看。”对于这样一部在青看来几乎全部靠抄袭完成的“伪原创巨著”,她原本是坚决抵制的,可如今她却要拿出比备战高考时还要认真的态度来“精读”这本小说,只为让围观群众更清楚地看到,《锦绣未央》是如何“肆无忌惮”地抄袭了二百多部小说,如何做到294章仅9章原创,其余章节多为整章复制他人已有作品。

“秀气的瓜子脸,细长的娥眉,黑白分明、宛转灵动的凤眼。”除了背景描写,锦绣未央在描绘女主外貌时使用的形容词也和《身历》如出一辙。在青和她的“友军”一致认为,这显然已经不是“像”可以解释了。

“像这种一整章复制下来,改几个字就说是自己的,还算比较好找,有时候她是几个章节打碎了揉在一起。”在青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她和小言经常会同时做某一个章节的对比工作,各自完成后对比时才发现他们竟然“扒”出了不同的书。

反抄袭百度贴吧的一名管理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最初大都是通过网友举报得知某部作品存在抄袭之嫌,他通常会鼓励举报者自制调色盘,或者交给被抄作者的粉丝后援会比对,“毕竟人家才是看过书的人。”在这两个办法都行不通的情况下,才会选择自制调色盘。

已知被抄袭书目,而且被抄袭的只有一本书时,志愿者的工作量最为轻松,“只需把两本书对照读完就行。”

遇到被抄袭书目未知且数量多的情况最为麻烦,比如《锦绣未央》,志愿者需要通过搜索引擎一句句检索疑似抄袭的段落。“网文的篇幅大,动辄几百万字,每一本都看过,是不可能的。”百度是搜索首选,360等作为辅助,偶尔还要翻墙上外网。做调色盘时,搜索引擎至少要换四个。

“《锦绣未央》通篇文风差别太大,时而语句优美,描写到位,时而逻辑不通,不知所云,这就很奇怪。泛读时可能注意不到,精读就会发现。”在青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一开始她们只搜索这类前后反差较大的段落,后期把抄袭文和原著做整章对比,通常会发现好多相似的情节,前期被他们漏扒掉了。“我们之前以为秦简只是复制了好词好句,哪里想得到她把别人的情节改几个字就拿来用了。”

后来,小言在分任务的时候,会把具体段落和剧情的调色盘工作分给不同的志愿者,后者通常难度更大更耗时。志愿者们偶尔也发发牢骚,“做了那么久了,还是看不到尽头。”偶尔赶进度时,熬到夜里两三点都是常态。

像《锦绣未央》这类存在大量复制粘贴的作品被反抄袭志愿者视为“低级抄”,相对容易鉴定。还有一些目前影视圈的大热IP,也存在抄袭之嫌,而且是志愿者们至今难以断定的“高级抄”。

“要看过每一篇疑似抄袭和疑似被抄袭文章是不可能的,所以辨别抄袭也很难。”反抄袭百度贴吧的一名管理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做反抄袭到现在,他反而越来越迷茫,“究竟相似到什么程度算是抄袭?思路接近的两篇文章是否存在一篇抄袭另一篇的嫌疑?”

“反抄袭最大的阻力之一就是大家对于抄袭的无动于衷”

身边的朋友一开始并不知道在青在做《锦绣未央》的调色盘,直到她买了一整套《锦绣未央》实体书开始涂色,反抄袭志愿者的身份就不再是秘密了。她也就可以光明正大做“科普”了。

在青的手机里保存了很多抄袭对比的文档,她会挑几张“触目惊心”的调色盘对比图给朋友看,即便如此,换来的可能还是对方一个无所谓的眼神。

“你有没有喜欢的书?喜欢的书被别人抄袭了你是什么感觉?”“你写的论文被别人抄袭了你是什么感觉?”这样一来二去,反复“科普”,在青成功打消了身边朋友追剧的念头。“如果有你喜欢的演员,你也坚决不看一眼吗?”有朋友问在青,“原则面前无偶像。”在青想都没想,脱口即出。

志愿者阿堇,也是反抄袭百度贴吧的一名管理者,一开始跟朋友科普,对方震惊,表示“不会再爱了”。有段时间朋友甚至害怕跟他见面,“万一世界观又碎了一次呢?”

当然,“科普”也经常收到对方“无所谓,好看就行”的回馈。“反抄袭最大的阻力之一就是大家对于抄袭的无动于衷。”在青感叹。

调色盘的工作繁琐且枯燥,并不是每一个参与进来的志愿者都能坚持做下来,来来走走是常态,《锦绣未央》调色盘做了三年,坚持下来的主力志愿者也就20人左右。据小言的观察,当下整个反抄袭志愿者群体日常的活跃者也不过三四十人。有人还在大学读书,有人已经参加工作,留学生也不少。

志愿者一开始大都是因为喜欢的作者被他人抄袭,怒而加入反抄袭。也有像阿堇(反抄袭百度贴吧的一名管理者)这样,发现自己喜欢的作者抄袭,从粉丝转而成为一名反抄袭志愿者。他当初逛贴吧原本是为了找几个志同道合的网友讨论书籍,搜了作者的帖子,一进去全是讨伐抄袭的帖子和调色盘,“看完之后整个人都有点幻灭。”他当时喜欢的作者正是后来被媒体大量曝光抄袭的vivibear。“为了让自己爱得心安,我就去搜了搜其他喜欢的作者,就这样有意无意地留下来了。”后来学业繁忙他基本脱离了贴吧,现已转战微博,空闲时靠评论和转发反抄袭相关话题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在青是2013年7月份通过百度贴吧得知《锦绣未央》抄袭了她喜欢的作者作品,当时恰逢暑假,正好有空,她当月月末便加入了反抄袭志愿者行列。一开始她通过个人微博发声,没什么人理会,“毕竟那会还只是个小透明”。后来在青成为志愿者当中的红人还是因为《锦绣未央》作者秦简粉丝的公开举报。根据新浪举报相关规则,被举报者不服时可以选择上诉,之后是拉票,正是通过拉票环节,在青认识了好几个愿意和她一起“扒”《锦绣未央》的网友,这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一大收获。更让她意外的是秦简在网上的一份公开声明中直接提到了她,“她说我寄匿名恐吓信给她,既然是匿名,她又怎么知道是我呢?这个黑锅我背了三年了。”遇到这种情况,她也只能跟朋友吐槽两句,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

反抄袭志愿者惊动抄袭作者的情况并不常见,更多时候是抄袭作者的粉丝来找反抄袭志愿麻烦。一开始志愿者们也会因为在意而困扰,会跟闹事的粉丝辩论,后来得出一个结论,“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嘛。”也就索性不理会了。在青现在会在微博上主动转发粉丝说的一些难听的话,然后一笑而过。

被志愿者们视为抄袭铁证的调色盘被抄袭作者的粉丝无视是常态,有时候志愿者甚至会被“反咬一口”,被扣上“嫉妒抄袭作者比自己喜欢的作者红才加入反抄袭”的“不良居心”。至于粉丝前来闹事的代表性言论,小言和她的“友军”已经烂熟于心了。

“谁还没抄过作业啊?大家都是抄袭新华字典。”

“你应该多想想自身的问题,为什么她抄你的她却红了,而你没红?”

“抄你是看得起你,尤其是你们这些文笔好又低调的作者,就应该让人抄,不然你们的文笔就要被淹没在历史的尘埃里了。”

现在他们用自我调侃的口吻跟记者说起曾经的往事。

“你举报了一个人抄袭,却给了下一个抄袭的人灵感”

小言曾在言情小说抄袭举报处微博发文谈到自己抵制抄袭的原因,“每当发生抄袭事件,抄袭的是大爷,被抄袭的是孙子。抄袭无错,原创有罪。”

小言见过了太多“刷新三观”的事情,她曾经关注了一位作者,文章被抄袭,曝光之后,该作者被抄袭者的粉丝人身攻击,她自己被冠以炒作之嫌疑,她的孩子也被牵扯进来。作者换了马甲继续写,只告诉了几个忠实读者,原以为就此风平浪静,谁料她还是未能幸免于被抄袭的命运,她也就此打住不再写文了。小言看不下去找到该作者,劝说她维护自己的权益。对方不但不打算维权,反而求她不要再追究。

对于被抄袭,有的作者不敢追究,有的作者觉得没必要追究。也有的作者坚决要弄个明白。2015年演员石天琦所著的《东宫·繁华沉梦》一书曾被爆全文盗自作者言晓川的书稿,“言发现后求助无果,原网站甚至篡改了她文章的首发时间来帮助石天琦。”小言感慨,“网文圈的愤怒在一个小明星面前都那么不堪一击。”后来这件事被媒体关注是因为网络红人王思聪的转发。言小川选择了法律维权,最终得到了对方道歉和包括律师费在内共六万元的赔偿金。

网络作家小青,代表作《画皮》,有篇短文章同样被演员石天琦抄袭,也选择了法律维权,最终收到了侵权赔偿金5984元,她为此已支付了1万元律师费和4000元版权登记费和杂费。因赔偿远不抵维权成本,这被网友视为“惨胜”,这也是很多作者被侵权后不愿意走法律途径的原因。

以小言为代表的反抄袭志愿者近期发起了《锦绣未央》抄袭作者的联合起诉,有的作者至今没什么回应。“他们当中有人自己也在抄袭。”志愿者们猜测。

在青坦言,三年前加入反抄袭志愿者群里怎么也没想到今天会参与帮助作者联合起诉《锦绣未央》抄袭一事。志愿者们主动联系到了编剧汪海林和余飞,在他们的帮助下替被抄袭的作者们筹到了十万元的前期维权费。而他们所做的《锦绣未央》调色盘也将成为重要证据。

作者们一旦有过抄袭历史,之后的新作自然会被盯得更紧。有抄袭前科的作者在无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再次被扣上抄袭的帽子的情况也确实存在。

言情小说抄袭举报处的微博目前有两万多粉丝,也经常会收到网友发来的举报抄袭的私信,核实这些举报是否属实往往要花费志愿者大把的时间,“有时候一个人举报另一个人抄袭,并非对方真的抄袭。”声称一个人抄袭成了抹黑一个作者的新方式,这让志愿者们感到迷茫。反抄袭百度贴吧的一名管理者坦言,现在他已经不会像刚开始那样,看到有人举报抄袭就热血沸腾,他现在想得多了,也就平静了。

也有一些作品长期被质疑抄袭,却迟迟没有确凿证据给其定罪。比如已经改编成网剧的《我的奇妙男友》。“用抄袭来打击原创作者,这事挺恶劣的,相当一部分网友都是吃瓜群众,不会深究,随意扫一眼就会给作者打个抄袭的标签,这特别打击原创的积极性。”反抄袭百度贴吧的另一名管理者阿堇感叹,反抄袭原本要保护原创,结果被大家关注后,也会伤到原创作者。

让志愿者们无奈的还远不止这一点。

《锦绣未央》被举报抄袭了200多本书时,曾有不少网友感叹秦简的阅读量之大;志愿者们不这么看,他们推测,秦简很可能使用了写作软件。

“你举报了一个人抄袭,却给了下一个抄袭的人灵感。”志愿者们发现,从第一个使用软件成名的抄袭者到秦简,基本上闹得越大,软件销量越好。

如果作者已有些许名气,即便被举报抄袭,且证据确凿,大多时候还是会享有网站的特殊照顾,不必为此承担删文和致歉的后果。

要说目前让小言和她的小伙伴觉得做糟心的事,就是眼看着一部部有抄袭之实或抄袭之嫌的作品被炒成了影视圈的热门IP,大制作加当红偶像,总能毫无悬念做到未播先红。播出后原著又会迎来新一轮热销。

某种程度上,《锦绣未央》的作者秦简成为了这场抄袭风波中的一大赢家。她离开了网文圈,以真名周静进入编剧圈,师从于正,而于正本人也曾深陷抄袭丑闻。他曾因为《宫锁连城》,被法院判罚赔偿作家琼瑶500万元人民币,并向后者道歉。而秦简在担任《美人制造》编剧工作时再次被人举报抄袭。

  本刊记者/周甜

本网站资源由读览天下网站提供,所有版权解释权归读览天下所有

免责声明: 1.华企商学院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华企商学院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华企商学院",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华企网商学院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华企商学院编辑修改或补充。

赞一下 0人点了赞
分享

猜你喜欢

评论(0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登陆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

最新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