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本那 心灵净化的殿堂

0
娱乐休闲 |   旅游纵览     00   2017-09-26

  听说仙本那是人间的心灵净化的殿堂、领悟自然美的地方,就迫不及待来到了这里。

  仙本那是马来西亚沙巴州斗湖省的一个县,东临太平洋西边的苏拉威西海,东北与菲律宾隔海相望。它三面环海,属于半岛地形。仙本那原本只是马来西亚的一座小渔村,因为周边有多座漂亮热门的海岛而渐渐成为著名的世界海底旅游中心。

  仙本那和它的附属海岛就像是一个现实世界中的梦境之岛。作为一片几乎不为凡世打扰的人间伊甸园,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猎奇者、摄影师。在这片不亚于全球任何一个角落的碧海蓝天里,有着潜水者的朝圣天堂、足以与世界媲美珊瑚胜景、巴瑶族风土人文的美!原始的生态系统,没有遭到过多的人为破坏,自然环境还是处于一种非常原始的生态链之中。这里有完美的蓝天、白云、海浪、沙滩、珊瑚、椰子树、独木舟,以及更多的海洋动物。

  仙本那周围最著名最热门的有卡帕莱、马达京、马步岛、邦邦岛和诗巴丹等海岛,几个岛屿都建有风格各异、价格不同的宾馆。有几个度假村是由建立在海上珊瑚礁上的一栋栋小木屋组成的。推开窗户就能看到大海、珊瑚,五颜六色的小鱼摆布着探究世界的眼神,用惊奇与羞怯的舞姿在珊瑚丛中游来游去。

  清晨的霞光俯瞰着窗台,让人迫不及待地跳跃起来。脚踏细腻的白沙,眺望湛蓝的大海,晨风照面,舒爽怡人!海浪拍打着礁石,溅起了晶莹剔透的浪花,温柔地抚摸着脚面,抚摸着细软的沙滩。浪花轻柔地涌过来,又恋恋不舍地退回。在沙滩下描绘出一道道诱人的图案,形成精美的画卷。我不由得停止脚步,不忍心践踏大自然的杰作。椰树将影子拉得很长,去贴近宽阔的大海,给海滩带来了安静和想象。沙滩上依稀撒着数点模糊的人影,有的相互追逐,有的窃窃私语,有的躺在沙滩上,都在享受这美好的时光。

  太阳即将西坠,坐在木屋外的躺椅上,迎着清凉的晚风,品着浓郁的香茶,观看夕阳时的大海。云霞的形状变化多端,颜色变化多样。有时天边有黑云。然而太阳透过黑云的重围,替黑云镶了一道发光的金边,出现在天空。这时候不仅是太阳、云和海水,连我自己也成了金黄色。一会儿满天的云霞像百合色的团团棉花,一会儿像金色的波浪,整个天空都显得色彩缤纷;一会儿像正在燃烧的火焰,好似一个美丽的仙女穿着火红的裙子向你走来。这时的世界即使用最鲜艳的水彩都洒上去了,也没有这么艳丽、动人。

  夜幕降临了,大海上一片静寂。夜,太静了,月光又像朦胧的银纱织出的雾一样,在人的脸上,闪现出一种庄严而圣洁的光。海似乎也睡着了,仿佛听到轻柔的浪花拍在沙滩上的微语;波浪轻轻吻着珊瑚,也朦胧欲睡似了。我们数着天上的星星,梦想在天空发呆。是谁把伤痕敷在心里,孤芳自赏;谁把寂寞当被盖,理智让梦想转身逃开;谁把夜晚当作勇士短暂的栖息,迎接光辉的明天。此时此刻,我只希望时光能就此永久地停驻,永存此刻的遐想。

  仙本那和它的附属海岛就像是一个现实世界中的梦境之岛。纯净的白色沙滩、高大的椰子树、如绿松石般的海水拂过五颜六色的礁石。岛屿周围的浅海就是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鱼儿沐浴在光亮温暖的海水中,在绚丽的珊瑚丛中,波浪涌动下翩翩起舞,构成一幅幅美丽的图画。阳光投射在宁静的海底,仿佛是透过光谱被曲折分析的光线一般,美不胜收。连海底的岩石、草木、贝壳和珊瑚,也都染上了七彩的阳光。

  这里有大片的难以见到的珊瑚王国。那五光十色的珊瑚有的像鹿角、有的像扇面、有的像菊花,有的像树枝;有的站在礁石上,有的像一团菜花贴在礁石上,有的像一个超大的蘑菇;有的珊瑚伸出娇嫩的触角,一伸一缩,像美丽的鲜花在绽放;还有的连成一大片铺在海底,无边无际向远处延伸。珊瑚的颜色五光十色,海底洁白的沙滩在阳光的反射下,呈现出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色彩。

  珊瑚群里各色各样的鱼儿畅游在争奇斗艳的珊瑚丛中。海胆、海葵、海星近在咫尺,色彩绚丽的鱼儿在我身边、在珊瑚丛中成群结队地游过。各种各样的贝壳、软体类动物躺在柔软的沙滩上。生物界的厮杀、为生存的搏击,被祥和的氛围取代。

  这里的海底,生命就像盛开的花朵,绽放得绚丽多姿;生命就像优美的旋律,传播得婉转悠长;生命就像和谐的家园,流淌着爱与情感的音符。

  这些搭建在海面上的简陋草房中,住着一个神秘的民族。他们世代在海洋上生存繁衍,过着最为原始的生活方式,是世界上最后一支海洋游牧民族--“巴瑶族”。巴瑶族人以海为家,四处迁徙,过着海上的“游牧”生活,被称为“海上吉普赛人”。他们多数族人居住在沿海海岸,或在浅礁石上打上桩柱盖起房屋。后代沿袭着祖辈留下来的、鲜为人知的海洋生活模式,以潜海捕鱼为生。舟船是巴瑶族人的生命线,也是唯一的交通工具,房屋四周是海,出门一步必须靠船,从事各种海洋生产活动与人际交往也都要靠船。

  巴瑶族人天生就是游泳与划船健将,个个都是好水手,能游、能划、能潜。他们从小就与水与船打交道,与水与船为伴为友。巴瑶族人从小孩开始就学习驾舟行船,四五岁的男、女童带着弟弟、妹妹就能独立自如地驾驭独木舟。我们也试着学着划独木舟,瞬间就连同两岁的娃娃翻在海里,看到哇哇啼哭的孩童正不知所措,拿出几块饼干后,就转涕而笑。我们只要登岸,如孩子们远远看到,就划独木舟前来迎接,有的甚至赤裸裸驾舟而来。或销售特产,或寻找食物。热情的孩子、奇特的独木舟、湛蓝的海水形成一道靓丽而有趣的风景线。

  巴瑶族具体的起源仍不明确,他们有共同的语言和一些遗传特征,例如肤色较深等。生活中,他们通常用自己或是部落的名称来作为名称。

  事实上,巴瑶族使用的巴夭萨玛语属于菲律宾的马来-波利尼西亚语分支,这证实了巴瑶族的起源很可能与 菲律宾有关。不过,也有痕迹显示他们300年前从廖内群岛迁移而来。沙巴萨玛传说讲述,巴瑶族起源于柔佛州苏丹的皇家卫队,马来马六甲帝国被风暴肆虐后,他们改在秋天沿东海岸的婆罗洲定居。另一个版本为,他们护送苏丹的新娘,路上被文莱苏丹将新娘绑架,因无法完成任务,就在海边住了下来。第三个版本是,相传很久以前,马来西亚柔佛州的公主,在一次洪灾中被冲走。她的父亲沉浸在丧女的悲痛之中,便派遣部下出海寻找,并下令他们找到公主后才能返回。后来,这些奉命寻找公主的人,因无法找到公主只能留在海边,这些人就成了巴瑶族的祖先。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代又一代的巴瑶人已渐渐适应了海洋环境。

  这里没有没有电、没有淡水、没有学校、没有电器、没有市场、没有娱乐场所。一条稍大的船便是这些孩子的家,旁边的小船是他们的交通工具。几个小孩全部聚集在“家”中,船舱和船顶,便是他们的活动空间。有时候,他们会划着小船,离开“家”,或去玩耍,或去帮忙父母卖海鲜。每每看到这些巴瑶族的孩子们,禁不住莫名其妙的伤感,既十分痛心他们的处境,也为他们能自由自在的玩耍感到宽慰。对巴瑶人来说,海洋是一个纷繁复杂的生命活体,水流、潮汐、珊瑚礁乃至红树林都是有灵魂的,人与海洋中的一切,存在着复杂的依存关系。

  仙本那,是令人流连忘返、美得一塌糊涂的天堂,心灵净化的殿堂。再见!美丽的仙本那,我还会再来看你。

  撰文、摄影/赵炜周

本网站资源由读览天下网站提供,所有版权解释权归读览天下所有

免责声明: 1.华企商学院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华企商学院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华企商学院",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华企网商学院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华企商学院编辑修改或补充。

赞一下 0人点了赞
分享

猜你喜欢

评论(0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登陆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

最新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