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成为能在你的葬礼上描述你一生的人

0
文化文艺 |   华企商学院   危达安   640   2017-04-01

引言:我根本不想参加你的葬礼,我只希望你好好活着。

今天发朋友圈的基本上有这样两种人,一是发有关愚人节的段子,再者就是发纪念哥哥逝世十四周年。在很多人看来,4月1日并不是一个用来开玩笑的日子,哥哥的影子或多或少地根植在人们的心中,随着特定日子的来临,一点点牵扯我们的哀思。十四年前的今天,天空淅淅沥沥地下雨,一下就下了好多天。好多人去送别哥哥,文华酒店门口挤满了人,分不清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唐鹤德先生悲痛欲绝,需要被人搀扶着才能走稳这一程,我想他的内心跟本不想参加哥哥的葬礼,他只希望哥哥好好活着。当然,这也是所有深爱着哥哥的人的心声。

微信图片_20170401140930.jpg

“既然我已经死去,那么世界将与我毫无关系。活着的人还要走下去,而死去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你们快乐的活着就是对我最大的慰藉!”

这是电影《滚蛋吧肿瘤君》里的台词,女主角熊顿,面对疾病,面对死亡并没有一味消极而是保持着积极乐观的心态,并总能带给周遭的人快乐!最后熊顿还通过录像带回放的形式亲自主持了自己的葬礼,嘱托自己的亲朋好友在自己的葬礼上不能伤心流泪,要面带微笑的祭奠她的离开。

2 (1).jpg

而在电影《非诚勿扰2》中也有一个相似意味的桥段,孙红雷扮演的李香山在得知自己身患绝症后,弥留之际组织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人生告别会。坐在台下的李香山细细倾听台上亲友们的对自己的评价,并为自己的一生作出“活着是一种修行——爱过,颓过,活过”的总结。

李香山发表了这样一段感言:“感谢各位装点陪衬了我的一生,今天又送我一程,你们的善你们的好我都记着了,都拷进脑子了。我将带着这些记忆走进火葬场,我没了,这些信息还在,随烟散拨,和光同尘,作为来世相谢的依据!假如有来世的话。”

A15177654454_1490860390218_68.jpg

看着电影里一幕幕,是否会觉得,这样或许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人之已死其言最善,这时候的评价也越显真诚可贵,如果能听到这些,或许才能真正明白自己的一生对他人而言意味着什么。

有时候我也会反过来设想下,如果我参与了某位亲朋挚友的葬礼,那么,我是否可以成为那个在别人的葬礼上描述Ta一生的人。

一个人的一生饰演着多重的角色,身上贴满各种标签:一个孝顺父母的子/女,一个深爱伴侣的夫/妻,一个疼爱孩子的父/母,一个以身作则的兄/妹,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等等。

你会以一个什么样的姿态介入到他人的生活中去?在你面前呈现的那个人,是否就是Ta最为真实的面目?在Ta生命的洪流中你的出现又能泛起多大的波澜?如果这些问题我们都能笃定的话,那么,你在他人生命中存在的意义,多少也是自己人生的价值所在了。

1491028347862092827.jpg

大千世界,人来人往,有人朝九晚五,有人起早贪黑,有人碌碌无为,有人荣华富贵,以不同的形式终其一生。我们生活在一个庞大的、复杂的由各种认知体系组成的协作社会中,独立而群居着。说到底,我们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别人的眼光,执着于成为别人眼中的某人,我们口口声声说我不为他人而活,我要坚持做自己,但我们的自我认识往往更多的是来自于他人的评价以及回馈的。就像落叶证明了秋天,皱纹证明了岁月,悼念证明了谁的与世长辞。

我的外公是去年下旬去世的,享年91岁,在我们老家年过九十离去的都算是喜丧了,而且外公临走前得了帕金森,长期被病痛折磨,生活无法自理。当时我刚好在医院工作,所以每到ICU探病时间都便于我从工作中抽空看望外公,看着他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了管子,心里极为难受。外公基本上都处于昏睡状态,偶尔醒来看着我,但眼神是放空的状态,好像已经不认得我似的。还有几次突然呼吸急促所幸及时抢救,硬是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所述种种都让我觉得,死亡——或许对我外公而言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外公葬礼那一天,我从外地赶回家,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参加葬礼,整个殡仪馆氛围肃穆凝重,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平日喜怒不形于色的外婆对着外公的遗像泪流满面。我把对外公的记忆像走马灯一样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印象颇深的事是外公喜欢跟外婆下跳棋,几乎每日三盘,三局两胜,无一例外的都输给了外婆。但最有趣的是,外公输了棋局却比外婆赢了还开心,拍着脑门开怀大笑,说自己老糊涂了,还是外婆厉害。当时我还小,看见外公顾着自嗨而外婆一脸傲娇自己也跟着乐呵。

直到最近,过年回家探望外婆,我无意中看到爬满灰尘的棋盘,想起了外公,更让我觉得应该多些时间陪伴外婆,我提起与外婆下棋,外婆欣然同意。一盘下来我下得很用心,仅以一步的优势赢了外婆。赢棋的那一刻说实话有点后悔,如若让步棋给外婆赢,逗她欢心或许更好。但外婆却意外地高兴,笑容一如当年的外公,当时我突然眼眶湿润,眼泪差一些止不住。原来如此啊~外公,虽然您离去了,但您的痕迹一直都还在。我虽然成为不了在您葬礼上描述您一生的人,但我会好好活着,努力成为您所希望的人。

我的故事讲完了,你们呢,是否被带入情境从久远模糊的记忆中慢慢地具象了某个人?毕竟每个人的裂痕,最后都会变成自己故事里的花纹。在此清明渐临之际,各位可在下方评论区留言你们的感触与故事,愿你们的哀思都值得被温柔对待。

免责声明: 1.华企商学院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华企商学院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华企商学院",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华企网商学院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华企商学院编辑修改或补充。

赞一下 0人点了赞
分享

猜你喜欢

评论(0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登陆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

最新评论(0